CBA

甲鱼

2019-09-14 08:59: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常言讲:运气来,推不开。早晨起来一开门,两眼惺忪,哈欠连天的张老汉差点笑掉了下巴。一只黑黝黝、白晃晃的大甲鱼,四脚朝天,在他家门口左边的狗窝内张牙舞爪,作垂死挣扎。
“老天开眼,我要发财了!呵呵呵!哈哈哈!”张老汉笑得涕泪俱下,手舞足蹈,弯腰屈膝正要前去捉拿甲鱼,冷不防头上被一样说硬不硬,说软不软的什么东西“啪”地敲了一下。张老汉抬头正想发作,定眼一看,他的妻子彩花横眉愣眼,手握高粱杆扎成的笤帚站在那里。张老汉的身子顿时矮了半截,“一个清晨,‘嘻嘻哈哈’的发啥神经病,还不快下田去瞧瞧,牲口糟蹋稻谷没有!”彩花指责着。
张老汉只因自己外无得力亲朋好友,内无殷殷万贯家产。在妻子面前常感理不壮,气难出,带有一种自卑感。所以,他对妻子一向言听计从,逆来顺受,一切跟着彩花的指挥棒转。现在无缘无故遭彩花这一突然袭击,他也咧咧嘴,毫不气恼,弯腰伸手打趣地道:“娘子息怒,官人这厢有礼了,请看——”
彩花顺着张老汉的手势,不看到好,一看不知突然之间从哪来了这么大的一股力气。只见她一把抱住张老汉,连连转了几个圈子,两眼噙着泪水嚷道:“老头子,看起来,我们真的要发哉!”
彩花拦前,张老汉断后,夫妻俩小心翼翼捉住甲鱼一称,足足五斤挂零。不过,这甲鱼背上有一大块铜钱大的梅花型疤痕让人感到有点美中不足。
“拿到街上去卖了!嘿嘿嘿!”张老汉瞅着彩花傻笑。
“去去去!你少给我费心费神的!”
“好好好!那我下田去了……何老六,我今年活了三十多,这种事情从未碰到过……”张老汉哼着戏剧《祥林嫂》中的唱词,转身就往外走。
“哎!你给我回来!”张老汉没走多远,忽听彩花在叫。
“娘子还有何吩咐?”张老汉扮了个鬼脸。
“人家有钱有权的,儿子女儿十七八岁就进厂的进厂,当官的当官。我家小明已二十出头,还跟着我们脸朝黄土,背对天。晴天一身汗,雨天泥满身,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猫在那几亩承包田里。谁,谁叫他前世不修,今世落在我们的家里,真、真委屈死了儿子呵……”彩花说着,不觉眼圈一红,两行泪水“悄悄”而下。“以前,我们买不起高档食品请人家吃餐饭,今天,天赐良机,我把这甲鱼宰了,你也不用下地了,去请村办厂的王厂长来吃中饭!”
听了彩花这番肺腑之言,张老汉拾甲鱼那股兴奋劲早没了踪迹,心头只觉一阵阵酸溜溜的难受。他一声不吭,默默地走了。
中午,村办厂的王厂长腆着如十月怀胎的啤酒肚,一步三晃,真的姗姗而来。
餐桌旁,王厂长拉拉张老汉的手,拍拍张老汉的肩。跟彩花拉起了客套,“我说彩花,你们何必破费去买这么贵的菜肴!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什么困难你们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替你们办到!”
“王厂长,有劳您的事情多着呐!先别说,趁热吃,吃吃!”彩花殷勤地把甲鱼移到王厂长跟前。
透过袅袅升腾的热气,王厂长盯着甲鱼细细一瞧,瞬间脸色大变。“我说张老汉,你们这甲鱼是从哪买的?”
张老汉一见情况不妙,顿时慌了神,显得语无伦次道:“王厂长,这甲鱼……买,不……是我家那条大花狗从外面捉来的……”
“张老汉,你说的到比唱的好听。狗捉来的,我们这里哪有这么大的甲鱼可捉?实话对你说,这是我养在我家院内水池中的甲鱼。这甲鱼背上的梅花型疤痕就是最好的证据!哼!真是的!连兔子都不吃窝边草……”王厂长说着,“啪”地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怒气冲冲拔腿就走。
“啊!啊!我!我们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啰!”张老汉夫妻俩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共 1 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张老汉与娘子喜获甲鱼,拿去请厂长大餐,确实是厂长家养的。小说人物刻画生动,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 -04 20:01:59 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 -05 14:05: 新生儿眼屎多
手足麻痹的致病因素
动脉硬化有些什么危害
拉肚子吃什么可以缓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