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医道无双第二百三十八章错把五十三当三十五

2020-01-22 05:3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医道无双 第二百三十八章 错把五十三当三十五

听着罗昭阳这样説,黑衣女人快速地拨开了那些盖在郑雪身上的草,然后将耳朵贴在郑雪的胸前,静静地听着郑雪的心跳声,当她从郑雪那有节奏的跳动声中反应过来时,她抹了一眼角的泪水,狠狠地瞪了罗昭阳一眼。

“夏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举着手电的警察忙打着圆场説道,虽然夏哲怡瞪着不是自己,但是那的那两只眼睛让他都觉得有diǎn发毛。

“我警告你,如果郑雪有什么事情,我要你负上全责。”夏哲怡一边説,一边试着架起这依然晕着的郑雪,当她把郑雪的身子扶起来时,他想不明白罗昭阳是怎么把郑雪给弄到这里来的。

站在一边的罗昭阳低着头不敢去与夏哲怡对视,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做错事了的学生,正站在一边等着老师的处理一言不发。

“你还站在那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夏哲怡架着郑雪走了两步后,又回头对罗昭阳説道。

夏哲怡本来只是想着告诉郑雪她回到了原来工作的地方,她原本只是想着打听一下郑雪这几年过得好不好的,但是却没有想到郑雪却是急着让自己京都,让自己帮忙做一个整容手术。

对于夏哲怡不再去做整容手术的决定,郑雪比谁都清楚,因为她是自己的嫡传弟子,当她要求自己回去京都做个整容手术的时候,夏哲怡除了拒绝,她更多的是感觉到奇怪,因为她想不明白是谁领郑雪愿意抛开自己的决定不顾而提出这样的要求。

“哦。”听着夏哲怡的话,罗昭阳马上跑了过来,也架起了郑雪的别一只手,在警察举着手电引导的情况下,他们好不容易地回到公路边上,看着路边早已经等侍多时的警车和救护车,罗昭阳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一边淹没在漆黑夜色里同的路,然后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原来我这么利害的,这一跑就跑了这么远的路。”

“你少在这里臭美了,如果不是我来得及时,你们可能就不单只是劫财了。”刚好经过罗昭阳身边准备上车的夏哲怡听着罗昭阳这样説,她马上反驳道。

夏哲怡将她的那滑落下来的围巾又再拉了拉起来,鼻以下的部份再次被围巾给遮掩住。

“你怎么知道我们被人劫了的?”罗昭阳很好奇地跟着夏哲怡上车,很不解地问道。

如果郑雪的师傅可以准时接他们的机,那这一切就不可能会发现了,而从她和警察的交谈里,罗昭阳感觉到郑雪的这一个师傅似乎与警察很在交情一样。

“郑雪跟我説他坐今天的飞机过来,虽然她不希望我打扰到我,但是她是我徒弟,我怎么可能不去接她呢,但我却没有想到在来的路由因为交通意外而迟到。”

听着罗昭阳这样问,夏哲怡深深在舒了一口气,她庆幸着这一次没有造成太大的麻烦,要不然她可就要悔青肠子了。

“原来是这样,我叫罗昭阳,师傅怎么称呼了?”罗昭阳diǎn了diǎn头,夏哲怡的这些话已经算是解开了罗昭阳心中的疑问。

也是随着罗昭阳的疑问解开,他马上想起了自己这一次过来的目的。

“怎么?想套近乎?我可是告诉你,你没来的时候我还打算给我一个説服我的机会,让我可以帮你做那一个手术,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求我也没有用。”夏哲怡不高兴地説道,她的目光依然在看着旁边躺着的郑雪。

几年没有见,郑雪的变化让她差diǎn认不出来,现在的郑雪,无论是从打扮,从气质,从装扮来看,都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一个有着浓浓穷孩子气的郑雪。

经过这几年的磨练,夏哲怡感觉到了郑雪身上的那一种高贵,冷艳,以及她全身散发着的自信,看着郑雪的变化,让她不由得感叹起来。

“我説郑雪弄成这样,也不是我愿意的,怎么説得我就像罪魁祸首一样?”罗昭阳不明白地问道。

“怎么就不关你事了,如果她不是跟着你过来,那她会这样的事情吗,如果不是你没有照顾好她,她能上那贼车吗?如果不是你……”

“等一下,你别在这里一直算我的罪,我可是告诉你,如果这些都算,那你才是有罪的。”罗昭阳打断了夏哲怡的话,因为他知道这样让夏哲怡数下去,那七宗罪他是一定少不了的。

“又关我什么事情?”

“你明白知道郑雪最关心你这一个师傅,她让你过京都来,你不来那不就是摆明着要让她过来看你吗?你説现在这事是不是你也有?”

罗昭阳解释道,对于郑雪是不是真的关心她的这一个师傅,罗昭阳只是猜的,但是从夏哲怡对郑雪的紧张,以及郑雪非要跟着自己过来的原因,他觉得这样的猜测是应该没错。

“我早已经不再帮别人做手术,这一diǎn郑雪比谁都清楚,现在她现在连我这师傅的脸面都不要了,她也要让我帮你去京都做这一个手术,你説她是为了什么?”

夏哲怡知道郑雪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对于郑雪对自己的挂念,她从这几天的里可以听得出来,但是从她求自己帮做这一个手术的语气来看,她感觉到了郑雪的无耐。

他想不明白罗昭阳倒底用什么办法让郑雪这一个不愿意求人的郑雪对自己苦苦衰求。

“这……”听着夏哲怡这样説,罗昭阳一下子説不上话,他将目光转向郑雪身上来。

也就在罗昭阳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夏哲怡的问题时,躺在一边的郑雪在那药水的作用下,她的眼睛慢慢地睁开来。

夏哲怡那握着郑雪的手感觉到郑雪的有反应时,她这才将那带着疑问的目光转到了郑雪的身上。

“师傅,真的是你吗?”

郑雪看着夏哲怡,她所有的害怕,她之前所有的畏惧因为夏哲怡的出现而消失得无影无踪,她那一张刚刚是苍白的脸不是知道是因为药效的作用,还是因为看到夏哲怡的原因,一下子变得红润了起来。

“没错,是我,师傅来接你了。”

夏哲怡用一种很温柔的声音説着,这样的声音仿佛一个母亲对自己女儿一样亲切。

看着这样的重逢画面,罗昭阳也一下子被气氛感染了,对于这样的煽情的现面,他不也去看,也不愿意去看,因为这样只会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忆。

“师傅,我想你了。”郑雪扑在了夏哲怡的怀里,那撒娇的语气让罗昭阳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因为他完全想像不到像郑雪那样的被人戏称为辣妹子的女强人,竟然会也撒娇这一招。

“我也想你了!”夏哲怡轻轻地抚摸着郑雪那一头柔顺的头发,他们多少不见的相思之情仿佛在这样的一个拥抱里面可以尽情地得释放。

坐在她们旁边的罗昭阳被她们彻底的无视了,在救护车的后面,除了郑雪和夏哲怡的説话声飘了一路,他们不知道是出于对罗昭阳的信任,还是真的当他透明的,谈话的内容并没有因为罗昭阳的存在而有所避忌。

“夏姐,我们需要请他们去做个笔录,你看是一起去,还是在这里等等?”当救护车的门打开时,一句五十多岁的警察出现在救护车的后面,看着夏哲怡和郑雪相互偎依着,他用一种征求式的口吻问道。

“夏姐?不会是吧,这谁大谁xiǎo呀?”看着警察的年龄,罗昭阳又看了看夏哲怡,虽然罗昭阳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看到郑雪师傅的真面目,但是从她的眼睛,他的肤色来看,郑雪的这一个师傅dǐng多也就是三十五岁,所以听着警察这样的称呼,他在怀疑着警察是不是眼睛有问题,还是夏姐的这一个称呼有问题。

“你这什么意思?”警察看着罗昭阳这样问,他开始有diǎn不高兴了,夏哲怡虽然已经离队,但一直以来,在在他们的眼里夏哲怡还是他们很尊重,很佩服的人。

“警察同志,你没有五十,也应该有四十多吧,你对师傅用一个夏姐的称呼,你觉得合适吗,你这可是有充懒的嫌疑呀!”罗昭阳看着警察那瞪着自己的眼神,罗昭阳并没有去躲闪,更没有去回避。

听着罗昭阳这样的説话,郑雪直了身子,用脚去踢了一下罗昭阳,然后很xiǎo声地跟罗昭阳説道:“你知道什么呀?我师傅今年五十三了,杨所长这才五十不到,夏姐是他的对师傅的尊称。”

“什么?五十三?”罗昭阳听着郑雪这样説,他突然大声地问道,对于郑雪这样的一个提醒,罗昭阳怎么也不可能相信。

五十三岁的大妈他是见多了,虽然説有些人有钱的通过保养,五十三的年龄也的确有四十三的面孔,但是能够让自己的脸年轻二十年的,他还真是第一个见到。

罗昭阳的大惊叫怪让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转到了罗昭阳的身上,似乎夏哲怡的年龄没有让他们惊讶,相反罗昭阳的惊讶让他们疑惑了,他们对于罗昭阳有这么大的反应感觉到好奇。

深圳市人民医院龙华分院预约挂号
天津高新区贝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拉萨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无锡治疗龟头炎医院
深圳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