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残疾单亲妈养子艰难榨菜白粥吃了半个月略

2020-10-16 08:5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残疾单亲妈养子艰难 榨菜白粥吃了半个月

因为身体残疾,程澜照顾孩子已经力不从心。

救助对象:程澜

今年39岁,2003年起因为脑梗塞后遗症导致偏瘫,二级肢体残疾。2009年结婚后育有一子,丈夫对家庭和儿子漠不关心,又有外遇,两人最后离婚。如今,程澜一人带着孩子,每月只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生活非常窘迫。孩子也慢慢长大,程澜对孩子的照顾越来越力不从心。

“过去的10年就像一场噩梦。”家住广州番禺的程澜(化名)喃喃自语。从2003年开始,她生病住院、结婚生子、成为单亲妈妈,一路走来满是坎坷。因为脑梗塞后遗症,她落下了二级肢体残疾。腿脚不便外加经济困窘,面对2岁大的儿子,程澜感到心酸无力。

39岁的程澜来自广东茂名,1994年来到广州报读大专自考班。毕业后不久,她去了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程澜说,2003年起,她就感到头晕,有时候右侧身体疼痛难忍,四肢麻木。症状反复出现,但看了医生也不见起色。“那段日子真是煎熬。”程澜说,2004年底出院后,她的两只手动不了,连筷子、汤勺都握不住,每天叫来外卖后,只能像猫狗一样用嘴巴去啃食。

程澜不敢跟家里人提自己的近况。2007年初,程澜拿到一纸诊断书,才明白自己的偏瘫原是脑梗塞后遗症。

由于身体状况不佳,程澜没有再去上班,靠着此前在保险公司剩下的佣金生活。2006年,她的左手康复渐有起色。“那时我想找个依靠,生个宝宝,好好过下去。”经人介绍,她认识了阿华,2009年两人结为夫妇。

但这段婚姻让程澜冷了心。她说,婚后阿华很少回家,说是去厂里帮人开车。2010年初,她发现阿华有外遇。“怀孕期间,他都没有回来看过我们一眼。”2011年4月,程澜剖腹早产生下了儿子明仔。见她行动不便,程澜的妹妹赶来照顾母子俩,等明仔满月便回去了。而阿华却仿佛“人间蒸发”了。程澜说,阿华总共就见了孩子3次,“我铁了心要跟他离婚。”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明仔的户口问题解决了,程澜也跟阿华离婚了。

经济困难

每月只有千元收入 交完租奶粉钱没了

每月拿到手1000元左右的收入让母子俩的生活捉襟见肘。“生不起病。”程澜说,今年3月,明仔高烧近40摄氏度,可她没钱带孩子去医院,除了物理降温,只能用之前喝剩下的几包冲剂来应付。因为一下子交了两个月的房租,明仔的奶粉钱也断了,母子俩就着榨菜每天两顿白粥,一连吃了大半个月。为了省两块钱的路费,她时常要牵着明仔,走上很长一段路。听到儿子嚷嚷“好累、好累”,程澜只能忍回眼泪,硬下心肠。好在不久前,街道送来了一些救济金。

照顾困难

孩子爱跑妈妈跟不上 踩了玻璃碴伤了脚底

在番禺城中村的窄巷中,两岁大的明仔正在出租屋门前独自玩耍,扫帚、石子、水杯都是他的玩具。“妈妈,我要尿尿。”突然,他扭头向屋里跑去,一边口齿不清地嚷嚷。程澜闻声连忙拿起放在身边的拐杖,挣扎着站起来想帮明仔退去短裤,带他去洗手间。

然而,没等她完全站起来,明仔双手提着的小短裤已被尿浸湿。看着地板上的尿渍,程澜想去拿条干净的小短裤,又拉着孩子留意不让他踩到尿渍。明仔来回扭动着,一不小心碰倒了拐杖,程澜重心不稳,只得匆忙佝偻身子扶住椅子。

“每天都乱成这样,真是没办法。”她无奈地苦笑。几个月大时的明仔除了喝奶、睡觉,还算好带。“当时我们住二楼,一楼邻居是上夜班的,白天那位阿姨还来帮我们一把。”现在,预计最高用电需求将达到2500万千瓦。看着满地跑的儿子,程澜力不从心。对行动不便的她来说,住二楼上下楼梯很辛苦,不久前母子俩换到了这间位于一楼的出租屋。

随着成长,明仔的活动能力越来越强,程澜却越发感到无力。“我跟不上他,每天都提心吊胆担心他出事。”前两天,明仔在玩耍时一不小心就踩在了玻璃碴上,刺伤了脚底。不仅如此,在给孩子穿衣、洗澡上的困难也逐渐增多。

有时看着儿子裹着纱布的脚,程澜觉得很无助。几乎每天夜里,她都会被噩梦惊醒,结果—夜担心,“我要是不在了,儿子该怎么办?”

复方鳖甲软肝片药效好吗
短效降压药和长效哪个副作用大
宝宝牛奶过敏到底是怎么回事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