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东京电力调查核能寡头的灾后寓言

2019-10-13 04:0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东京电力调查:核能寡头的灾后寓言

一只东京电力公司(TEPCO)第四大股东下属的互惠基金24日宣布,不再将东京电力公司的股票(TYO:9501)纳入其投资组合中。一些名列十大股东中的机构也开始减持。跌停复盘后的两个交易日,股价下挫逾20%。从福岛开始的一切,就像一场轮回。两周前发生在日本东北部海域的9级地震,诱发超过10米的海啸,冲击临近地区的核电站,近20万人撤离核泄漏危险区。在日本内阁的支持下,东京电力开启融资2万亿日元的渠道,用于灾民善后费用和恢复供电产能。66岁的东京电力总裁清水正孝(Masataka Shimizu),看上去是个不带门阀色彩的老人;他罕见地在这家公司效力超过40年,从底层擢升至顶端;一封言辞妥帖的谢罪信,与派往核难民驻地的道歉者,并未消解眼前的危机。公司正面临着和4年前新潟地震时类似的问题:核泄漏危机仍未完全排除,可能面临长期停产;管理层仍然被怀疑,和他们被迫辞职的前任一样,对公众和政府有所隐瞒。多重信息:共同表述的灾难国际原子能组织(IAEA)一份评估报告说,尽管23日电源接通冷却装置是一桩好消息,但整体安全形势依旧严峻。没人能用肉眼直视反应堆内部。福岛核电站是1970年代建成的沸水堆核电设施。启建时清水正孝还在大学就读。核能专家说,它的反应设备和安全系统仍然处于“第二代”。清华大学核物理教授王侃介绍,外部监测数据是专家们分析堆内状况的主要依据,但二代堆的安全设计,普遍要依赖于电源和可能存在漏洞的输气管道。清水正孝至今没有直面过大众媒体。3月12日,东京电力职员首次发布信息时,由于无法确证反应堆芯是否已经融化,即遭到媒体质问。占全国发电总量33%的寡头,再次裹负公众的不信任感,各级管理者频频在公开场合掉泪。随着多次气体爆炸和辐射监测值升高,国际社会也参与到争论中。美国核能协会主席在国会批评日方隐瞒真实严重情况的证词传播甚广。IAEA循例派出专家组。该组织在国际核不扩散公约具有合法地位,其多次修订的《安全规范》对缔约国的核能建设和安全应对有所约束。IAEA派出两个核辐射监测小组。一个在福岛核电站21公里至73公里半径内活动(在撤离范围30公里半径至73公里间),最新的监测数据均较一周前减弱。另一个监测组则在东京周边监测。但三位在1号机组铺设线路的工人24日被送往福岛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确认其达到170微西弗的摄入量,其中两位的腿部皮肤沾染放射性物质。此外对海水状况的监测也在进行。IAEA在摩纳哥的实验室接收到日本22日的海水标本数据,其中碘水平高于正常值。除此之外,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判断,仍主要沿用东京电力公开的信息。专家组成员Andrew Graham在最近一份传往总部的简报中,大篇幅引用东京电力的数据称,在福岛的核电站机组通电后,压力情况稳定。日本籍总干事一直对其与东京电力高管的沟通表示乐观。首相官邸的信息也大多来自东京电力的控制台。内阁文件显示,在地震发生2分钟后,菅直人和地震策略本部已经获悉福岛反应堆停止的消息。此后内阁各组成部门,地方政府和东京电力均分头发布信息,信息汇集至首相官邸的对策本部,每隔数小时即形成更新公开文件。内阁派驻前线指挥部(Off-site Centre)的官员和监测人员,主要从事救援和辐射监测工作,仅仅由警务部门向核电站周边增派了电源车辆,供留守的东京电力人员使用。这种做法的主要法律渊源有两部,《核原料、核燃料和反应堆监管法》和《核能突发应急特别处置法》。两者试图厘清涉及核能应急所有角色的。其中包含应急指挥部的结构,日常审批检查的规则,地方与内阁的合作,乃至涉核企业人的资质标准。其中核能规划、审批、监察权力主要集中在经济产业省(MEIT)。十年核滞胀:微妙的资产处置在这样一个完整的体系下,灾后第六天,物理专业毕业的首相菅直人在上周仍然对清水正孝骂出了“该死”。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导火索在于清水正孝在召会前,一直犹豫是否将高硼酸混合海水注入所有冷却系统受损的核反应堆。但本报查阅的内阁文件显示,这种尝试在灾后第二天就在少量尝试,只是未有政府安保人员参加。降压释放的氢气频频在电厂上空爆炸。更多外部力量进入了电厂。自卫队和警察厅的工作信息显示,自这次谈话后,军队特种人员参与了注水工作。这一措施让堆芯的温度趋于平缓,但也让恢复这些反应堆的可能性减小,未来的维修时间会延长数倍。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爱逛怎么开直播
微分销管理系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