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苍澜纪 第一百二十九章 西风书院的叛徒

2019-10-12 20:0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澜纪 第一百二十九章 西风书院的叛徒

强光渐淡,尘埃渐止,轩辕重明终于能重新睁开眼睛看清远处的场景。

原本恍若冲天竹竿般笔直的魔眼混沌种此时竟是连渣滓都没有留下,完全在繁星最后一波爆发中轰回了混沌之出的虚无,这头惊天魔物从未出现过一般,只有一山谷的的断壁残垣见证着这里曾经有只怪物肆虐过。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武技啊,这威力……”

轩辕重明望着远方天空中两道消瘦的身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气,最后关头尘流爆发的逆天极速和繁星刺出的惊世一剑,无不在轩辕重明心头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无论是哪一个,都是需要此时的他去仰望的。

“呼!”

繁星和尘流见魔眼混沌种已经彻底的灰飞烟灭了,也纷纷松了一口气,纷纷落回了地面上。

繁星落地的一瞬间直接不顾一切的呈大字型仰天倒在了地上调吸起来。

看来之前那一击似乎对于他的身体压榨极其严重,看他的样子,估计没个大半天估计是恢复不过来的。

“这玩意还真的厉害……”尘流也是背靠在这奇异的坚硬黑树上,似乎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支持他的站立了,若是没有这棵树,估计也要像繁星一样只能躺着了。

“你们咋滴一打完就跟死鱼一样倒了,一头伤残的混沌种就把你们搞成这副模样,接下来还想怎么和暗月教那群孙子对线?”

轩辕重明见二人回来了,张口就是吐槽,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

“你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感情你自己去和那玩意打一波你就知道了,那玩意是有多变态!”

繁星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的反喷到。

听完轩辕重明的话,尘流也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要动手扇这小子一顿——搞笑,这又不是路边那些野怪似的危险种,这可是混沌种啊,一群终结了一个时代的变态存在啊,你当时他们是你练功时训练场上摆着的木头人,只要对着随便来一发大招就能轰得连渣都不剩?

别搞笑了,人家发起威来真的一巴掌就能把你扇的连渣都不剩好吗?之前没看到这边打得这么险象迭生吗,繁星和尘流两个大佬组合都险些翻车了!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尘流抬头看了看轩辕重明,问到。

听尘流这么说,轩辕重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废话,看你们这副咸鱼样,怕是战力已经被压榨的一干二净了,现在还想继续浪简直就是在作死,还不找个地方躲起来修炼恢复恢复。”

“而且再过几天雾谷雾散,到时候才是真正的混乱期,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实力恢复到巅峰,免得到时候给人家揍成猪头!”

……

就在轩辕重明一行人解决了暗月教隐藏的混沌种,准备寻一个藏身之地的时候,西风书院的众人此时还在苦苦维持防御阵,抵挡仅余的丛林狼和林中飞出箭矢的袭击。

“究竟是何方宵小!竟然敢袭击我们西风书院的队伍,可敢报上名来!”维持着护盾的吴勇的额头上冷汗密布,显然是维持这座大阵对于他来说也是极为吃力的。

知道这么耗下去显然不行的吴勇终是忍不住一阵咆哮,想要找出敌人所在的位置。

吴勇的咆哮声响起的那一刻,仿佛一股无形的气浪席卷过林间,仿佛一切都因此静止了。

在吴勇嘶吼不就之后,西风书院的众人只觉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得无比的阴冷,仿佛光线也开始消失了一般,而一股淡淡的薄雾也从林间缓缓的涌出,渐渐的遮盖整个场地。

而也就是在这雾气升起的同时,林间仿佛出现了无数到诡异的黑影。

“哦?吴主任?”

一阵幽幽的声音响起,仿佛鬼魅的轻呓,传入在场每个人耳中,顿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什么人,鬼鬼祟祟躲在阴暗出算什么本事,敢不敢出来一显真容!”吴勇双目微眯,又是一声怒喝。

“哦?既然吴主任想让我露面,那么我便满足吴主任这个要求吧。”

那道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一个诡异的人影缓缓的从林间飘了出来,仿佛一道毫无重量的灵魂。

那道人影身披一道黑色的面布斗篷,配上他那诡异的空中飘步,显得更加诡异莫测。

“你是何人,为何要袭击我们西风书院的队伍?”

性子最烈的赵安邦老师早是忍不住吼了出来,显然最近的事情让他感到无比的憋屈,若不是现在要维持这座大阵,赵安邦还真的想冲出去胖揍那个家伙一顿!

“我吗?”那道身影噗嗤一声轻笑,笑声是那么沙哑,仿佛乌鸦的嘶鸣,只见他从斗篷下伸出一对枯瘦的双手,缓缓的掀起了自己的斗篷。

而当那个斗篷被掀起来的那一刻,在场的数位西风书院老师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气——那是一张看起来有些沧桑的脸,皮肤有些干枯发黄,但又没有多少皱纹,一枚鹰钩鼻生硬刻薄,一对狭长的眼眸略带笑意,却又透露着无比危险的味道,而这张脸,显然对于在场一些人来说有些眼熟,他就是暗月教那位护法——展炎亭!

“展炎亭!不可能,你不是已经在半个月前死在西煌城了吗,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你究竟是人是鬼!还有你的修为……道境!”

虽然现在展炎亭的名声还没开始显赫,但作为西风书院的明面上的高层,吴勇也还是知道一些关于暗月教的一些基本情况,像是这个展炎亭据他所知,应该早在半个月前就死了啊!

“我死没死

,现在的吴主任不是可以亲眼见证吗?”

展炎亭微微一笑,显得格外邪魅。

“那么说这次袭击我们西风书院的,就是你们暗月教的人?”

吴勇冷冷的说到,“不过就算如此,那又如何,如果你们无法突破我们的大阵,你们也只能干瞪眼罢了!”

听吴勇这么说,展炎亭故意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似乎对这龟壳似的大阵很无奈。

“哦,确实,你们的这座浑天星斗大阵的防御力确实惊人,从外面确实没办法突破……”

而下一刻,他有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但要是从内部突破的话……嘿嘿……”

听到展炎亭的话,吴勇一时半会也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叫从内部突破。而下一秒他便感到大阵的能量不稳,似乎有一个阵点被切断了!

而当他转过头望向负责那个阵点的老师时,惊骇的发现那名老师的胸口正插着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

而当他看到那名杀死了这名老师的人时,顿时只觉得脑袋如遭重击,瞬间进入了当机状态……

南京新协和医院位置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联系电话
南京新协和医院贵吗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电话号码
南京新协和医院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