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混乱战神第五二四章意志的表达

2020-01-21 08:18: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混乱战神 第五二四章 意志的表达

二并不知道李奥纳多的身份,怀在为没能击杀敌人而咒,而深渊大军看到李奥纳多败退,立即产生了一阵阵骚动,就连将军们的喝止也无法让他们安静下来,亲眼目睹的总要比听说的更让人震撼。

韩进属于大陆上的新生代强者,这几年里才崭露头角,而深渊世界也有自己的后续梯队,尤其是李奥纳多,在深渊世界新生代强看中当之无愧的排在位,他的受创逃跑,已经影响到了深渊军队的斗志。

艾斯诺利城城墙上的指挥官们看到这种场面,立即吹响了冲锋的号角。但战士们没有急于冲出城,反而纷纷跃到城内。

下面堆满了高高的战备物资,沿着城墙内侧连成一片,一些战士奋力把盖在上面的粗布掀开。原来里面摆满了军械。不过,摆列的全都是一面面盾牌。

城门缓缓开启,笨重的吊桥也被放了下来,冲在最前面的战士胡乱抓起盾牌,转身便向城门冲去。

那些盾牌有些特殊,高差不多有一米七、八,宽也在一米左右。对人类战士来说,这种盾牌太大了。更奇怪的是,盾面上镶嵌了一面面方镜,是真正的镜子,可以把前面的景物映照得清清楚楚。

从战神号上现这一幕,增格林顿了顿,立即明白了那种盾牌的用途。看来凯莫拉齐还是有些能力的!邪眼的攻击和射程固然可怕但他们释放的毕竟不是箭矢,而是光线,用什么东西抵抗光线最有效果?当然是镜子了!能在短短几十天内。改造出这么多镜盾,这可以证明艾斯诺利城的实力,而凯莫拉齐一直隐忍不。应该是做好拼命的准备了,早早暴露出镜盾,未必能给深渊大军造成惨重伤害,如果城墙失守。大批牛头怪和邪眼冲进来,无数持着镜盾的战士从各方围堵,就算城市依然守不住,深渊大军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城门的宽度毕竟有限,更多的战士操起镜盾之后,转身又冲到城墙止。接着干脆翻身跃下。

看到艾斯诺利城展开反击,深渊军队终于开始后撤了,退下来的牛头怪们心有不甘,可还是服从了命令,护在大军后翼。

不过,来进攻容易,从容撤退就难了,美杜莎的度倒是可以,粗长的蛇尾不停游动着,虽然无法把艾斯诺利城的战士们拉开,但艾斯诺利城的战士也无法追上他们。牛头怪更不用说,他们奋力奔跑起来快如奔马,唯有邪眼,只靠着触角向前移动,怎么也快不起来。

深渊大军立即做出应对,有两个方阵的邪眼停了下来,转过身,拼命向艾斯诺利城的战士们释放着射线。

红色的射线落在镜盾上,随后被反射出去,因为镜盾的制作工艺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而射线的落点也不一样。一时间空中到处都是杂乱的被反射回去的射线。

艾斯诺利城的战士们把镜盾举在身前,一边呐喊一边冲刺着,不时有战士因为不小心,或者被射线击中了小腿和脚掌,身不由已扑倒在地。也有的战士因为位置太靠前,承受了太多的攻击,结果镜盾的镜面被击碎了,结果下一轮便会洞穿他们的身体。但更多战士逼近了邪眼的方阵。方阵周围连一个牛头怪都没有留下。显然,这些邪眼就是用来牺牲的。

邪眼们出惶急而恐惧的尖叫声,只是他们叫得声音越大,释放攻击的频率就越快,却没有一个邪眼向后逃跑。

%,万

终于,一个实力最强悍的战士率先冲进了邪眼的方阵,他甚至没有动攻击,只是举着镜盾向前急冲刺,在镜盾被撞得粉碎的同时。三、四个邪眼已被他撞得到飞出去,下一刻,他反手扔掉镜盾,举起了长剑,一团浓郁的火光蓦然绽放,把他的身体还有长剑笼罩在其中。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战士冲到邪眼的方阵中,就象一狠狠尖锐的钉子。并力向前,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洞穿整座方阵。

明知陷于死地,邪眼们还是不肯后退,甚至是眼看着艾斯诺利城的战士们从身旁冲过,依然在拼命向前释放着射线。

那个最先冲进方阵的战士用了差不多几十息的时间,终于杀透了整座方阵,身后留下了一条足有六、七米宽的火路,沿途的邪眼全部被他的斗技烧成了焦炭,可是还没等他喘口气,突然现前方几百米开外,有数千个邪眼排成了一字长蛇。早已等待他多时了。

那战士的反应度极快,马上不顾形象的趴在了地上,下一亥,连成一片的光幕从他身体上方扫过,因为他是第一个杀透方阵的,受到了重点照顾,这一排齐射足有两、三百名邪眼释放攻击,威力强大的射线没有碰到他,反而把他身后的邪眼们射得翻倒了一片。

小心!”那战士一边大吼一边翻滚着重新杀入邪眼方阵,可惜,地躺刀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他可玩不转,战斗力明显被削弱了。

接着,实力强悍的战士们接连杀透了邪眼方阵,他们当然也会遭受同样的待遇,有的侥幸避开了。有的被无数道射线同时射中,只在瞬间,他的身体便化作一块只有三两尺长短的焦尸,当然,被同类射杀的邪眼也不少。

随着邪眼方阵愈稀薄,艾斯诺利城战士们的伤亡率也在急剧增加着,过于高大的镜盾不利于搏杀,所以很多战士们在接近邪眼之后便把镜盾扔掉了,现前方情势不对,已挡无可挡、避无可避,只能等死。

当后方的战士们涌上来时。才勉强挽回危局,手中依然持着镜盾的。主动挡在前面,而幸存的艾斯诺利城的战士们缩在后线,继续动冲锋。

韩进终于出手了。记得有一个恶毒的女人曾经说过,谁让我不舒服一眸子,我就让谁不舒服一辈子。韩进虽然没有那么恶毒,但心中有气,总归是需要泄的。

还是斩!

当韩进从地下钻出来时,那个拥有指挥权的邪眼正坐在一个牛头怪的肩膀上,一边大声限比:六怪快点跑。边胡乱张望着,结果正巧看到韩※

那邪眼呆了一呆,随后放声尖叫起来,不知道韩进身份的时候。他有胆量胡言乱语。什么就算拉斐尔和尼古拉在这里,他也怎么怎么样,可是从李奥纳多和敌人的交谈中,他已了解到了很多,看到韩进出现在自己身边,当场便吓得魂飞魄散。

韩进双手一错,天道凝成的战枪如闪电般刺出,直刺入那邪眼的身体,接着在另一侧透出,刺进那牛头怪的额角。

接着,韩进用力上挑,一团坍缩的软肉和一个僵直的尸体被他挑飞在半空中。

周围的牛头护卫们已经警觉,怒吼着扑向韩进。

韩进压制着要释放三昧真火的冲动。双手控枪,向前疾刺而出。

当先的牛头怪门挥出战斧,韩进的战枪便后而先至,从那牛头怪张大的嘴中透了进去。

韩进是个。想到就要做到的人,当然,他绝对不会放弃道法,就算双修。道法依旧是他的根本,但在另一方面,他必须大幅提升自己了。

韩进甚至解除了神打术,完全靠本身的反应、度去战斗!

在韩进的战枪刺入那牛头怪的大嘴时,另外两个牛头怪从左右扑到,两柄森寒的战斧齐刷刷的劈了下来,看那架势,纯心要把韩进劈成三段。

韩进的身形蓦然加,战斧贴着他的后背落了下去,凛冽的劲风有一种让人头皮麻的感觉,而战神号上的雅琳娜和仙妮尔从没见过韩进用这种险而又险的风格战斗,不由都惊呼出声,其实,一个瞬间移动便可以轻易解决了。

韩进手中的战枪突然从中断成两截,而韩进的双手也闪电般向左右分开,噗噗,两柄短枪分别刺入那两个牛头怪的身体。只不过右手是正握,所以枪尖刺入了牛头怪的咽喉,而左手是反握,所以枪尖刺入了牛头怪的胸腹。

此刻,韩进甚至在逐渐关闭六识,只用神念去听、去看、去感应,师父当初就是这么教他的,韩进也知道,一下子做到这种境地,多少有些勉强。但必须要尝试一下。

同伴的死反而激起了牛头怪的凶性,又一个牛头怪从左侧冲了过来,先是用肩膀把摇摇晃晃的同伴撞开,接着轮圆了战斧,飞斩韩进的头颅。

%,万

韩进身形向后让了一下,接着右手的短枪落在对方的战斧上,轻轻一带。战斧疾斩而下,正落在那牛头怪的脚掌上,当即血花飞溅。那牛头怪惨号一声便向前栽倒。

韩进伸出左臂,在外人看来好似是在搀扶那个牛头怪,但那牛头怪看得真切,韩进反握着一柄短枪。枪尖已遥遥指向他的眼睛,他想闪开。但从脚掌上传来的剧痛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何况他在向下栽,而韩进的短枪在向上迎,下一刻,韩进的短枪已经刺入他眼睛。并透脑而过。

见眨眼之间便有四个。同伴惨死在韩进手里,剩下的牛头护卫更加愤怒了,一个牛头怪竟然跃起在半空,直向韩进扑来。

韩进双手一合,两柄短枪重新融在一起。而他的眼睛已经微微闭上了,只侧着头,静静等待着。

那牛头怪挥斧下劈,韩进向后退了退,身形斜刺里跃起,巧而又巧的避开了对方的斧势,而他手中的天道已经变成一柄长有三米左右的粗棍。接着粗棍猛地砸了下来。

毒”粗棍砸在那牛头怪的脑袋上,当即把那硕大的头颅砸飞了一大半,那牛头怪的尸体重重跌落在地面上。

韩进之所以把天道凝成战枪,是因为他从格瓦拉那里学到一些运转战枪的窍门,现在却现,战枪并不适合他。也不适合天道,每次击杀了一个牛头怪,他都要先把战枪拔出来,然后才能攻击下一个目标。他不喜欢。

身后传来风声,韩进猛一旋身,双手横起粗棍,架住了对方的战斧,不过两者之间的力量相差有些悬殊,韩进依然若无其事,那牛头怪的战斧却差一点脱手飞出。

随后韩进双手横着粗棍用力向前一推,棍身直贯入那牛头怪的口中,把那牛头怪的腮帮撕裂开。接着便是骨髅的断裂声,那牛头怪的颈骨承受不住强大的力量冲击,当场折断了。

韩进身形一顿。倒提着粗棍。而粗棍的顶端在缓缓变化着。变成了一柄长柄偃月刀。

他在寻找一种契机,或者说,是一个灵感。师父说过。每一个人只适合使用一种武器,例如,一个性格疏狂的人应该用刀,这样才能真正释放出刀的豪放,换一个,天性文雅的人,便很难释放出来。

不止是人有灵魂,武器也有自己的灵魂,当然。这个世界是不同的。斗气的出现,已经让武器的分界不那么鲜明了,就像摩信科玩剑,也一样能玩出大刀的风格来。

仅剩下五个牛头护卫,他们依然没有退却的意思,踏着同伴的尸体和鲜血。继续冲向韩进。附近的邪眼和美杜莎们看到这种场面,奔逃的度更快了,事实证明他们并不是好勇斗狠的种族,只要有足够的理由。他们会本能的避开危险。而大群的牛头怪们倒是想支援同伴,可惜。他们的距离太远,只冲出了小半距离,牛头护卫们已经被杀掉了一半。

当长柄偃月刀完全成型后,韩进的身形已扑了出去,眼看就要和一个牛头怪撞在一起时,突然向一旁闪开,长柄偃月刀一横、一抹,虽然解除了神打术,但韩进已经拥有了海量的元能,他的度、力量和那些牛头护卫相比,占据了绝对优势。而韩进也不是挑弱者练手,只是为了寻找一种适合的感觉。

那牛头护卫想用战斧格挡。但韩进挥洒出的刀光已经从斧下扫过,粗壮的身体几乎被这一刀切成两半。

韩进微微皱了皱眉,这一刀的威势倒是足够了,不过,天道是他用神念凝在一把那牛头护卫劈成两半,消耗的神念比使用战枪要多,虽然这点神念对他来说可以忽略不计,江。认乎不利千久战。不过他又很喜欢这种大开大合的奴,训以有些犹豫不决。

就在这时,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隐隐约约的号角声,已冲到近前的几个牛头护卫集体转身。向远方窜去,附近的邪眼和美杜莎的表现更为不堪。最开始退走的时候,他们还能尽力维持方阵的稳定,听到号角声,阵型在瞬间溃乱。所有的深渊战士几乎是你争我抢的逃窜着。

长柄偃月刀在韩进手中闪烁着冷冷的紫色焰光,而韩进的视线缓缓抬起。钉在了一个牛头护卫的背影上,下一刻,他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笔直的追了过去,手起刀落,那牛头护卫的头颅还有半个肩膀在血光中旋转着飞上半空。

不知道谁说过,貌似武技练到了极致,将从有招变成无招,那就是返璞归真,但韩进是个,特例,除了略通些枪术之外,他压根就没有招数。总是自然的选择最短的距离、用最快的度释放攻击。

刀光一闪再闪,牛头护卫一个接一个倒下,韩进的偃月刀前没有一合之将。他始终没有利用缩地咒和地遁转换位置,只靠着元能催动身形。来去如风、攸忽如电,偃月刀在深渊战士中间带出了一片片血浪。

战神号上的盖尔总管露出了震骇之色,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指韩进的偃月刀拥有什么样的威力,而是他清晰的看到了一个成长的过程。

一个婴儿,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儿童、变成少年,这种演变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眼睁睁看着一个婴儿在面前快成长,十几年的时间长河凝缩成一瞬间,那会让人产生一种妖异的感觉。

而盖尔总管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韩进!

刚开始时,韩进挥洒出的刀光虽然威猛无比,但缺了几分灵气。尤其是在两次动作的结合点中。变招显得有些僵硬,只是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流畅,最后甚至掌握了身形与刀势相配合的技巧。

同样都是逼近敌人,释放攻击,但掌握了这种技巧后,韩进的杀伤力蓦然增加了十几倍,而他神念锁定的敌人,也不是一个或几个敌人了,而是一群!

身形启动的同时,刀势也跟着卷起,当他落在地上时,刀势也会用尽。接着他再次跃起,挥洒出一片冷冷的焰光,而随着他身形的激射,焰光甚至能蔓延至几十米长,沿途的深渊战士们成片被割到,化作一地的残肢碎块。

更可怕的是,韩进依然不停催动着元能,他的度始终在增长着,每一刀都是那么的畅快淋漓,和深渊恶魔相比,韩进的刀势少了几分恶毒与凌厉,但拥有一种气吞山河的威势,甚至在他的刀势将未时,便会让深渊战士们产生一种绝望的感觉,你挡不住,也躲不开,等死吧!

在透视之眼中的韩进面无表情,双眼微闭,好似一个入定的老僧,可是,在战神号上观战的人们却有一种要仰天长啸的冲动,如果洌意忽略那片片飞溅的血花,忽略一个今生命的消逝,韩进的刀势给人一种畅快无比的美感,每一刀都是那么的壮丽。迅捷如撕裂天空的闪电,雄伟如摧枯拉朽的狂潮,不要说正面抵挡韩进的攻击,只是从透视之眼中观看,便让人气血翻腾。

韩进已经忘记了为什么要追杀这些深渊战士,甚至忘记了所有的压力、所有的威胁,此刻时刻,他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一切的主宰。

有的深渊战士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奔逃当中,以至于韩进追至身后都没有察觉,即使韩进一刀斩落他们的头颅,他们的身体依然冲出老远才跌倒在地,不过这也不错。至少他们没有体会到死亡降临时的那种渗入骨髓的惊惧。

有的深渊战士想反抗,可往往还没等他们做出抵抗的动作,韩进手中的偃月长刀就已经切入他们的肌肤,当他们睁着不可思议的双眼缓缓栽倒时,韩进早已飞射出了几十米开外。逐渐的,美杜莎的队伍和邪眼的阵营慢慢分出了界限,因为邪眼实在跑得太慢了。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也不是屠杀。而是一种表达,无上意志的表达!

韩进一直在以之字形往来穿梭。后面的大群牛头怪终于有机会靠近韩进了。几个,身穿劣质铠甲的牛头怪过同伴,悄悄向韩进身后掩杀而来。一双双血红色的瞳孔,死死钉在韩进身上。

只是,还没等那几个牛头怪举起战斧,韩进的身形已经向他们倒射而来。接着一道刀光如淡淡的水波从他们身下扫过,可惜,当他们看到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其中一个牛头怪看到自己一双小腿向下脱落时,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些被杀死的战士们鲜少出惨叫声,因为真的一点都不痛,只有一种冰凉的感觉。

下一刻,又一道刀光扫过,几个牛头怪的头颅整齐的脱离了脖颈,在喷溅的血泉中飞了起来。

事实上,韩进并不知道这几个牛头怪都是实力强悍的牛头酋长,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释放两刀。他的大脑早已停止了运转,一切都陷入虚无,也许,是他的潜意识决定。这样做才能让他的意志无可阻碍的表达出来。

换成清醒时,见自己轻松击杀了几位牛头酋长,韩进一定会感到欣喜,可此刻的韩进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身形旋即跃起在半空,向涌来的牛头怪们冲去。

不管是脆弱的邪眼,还是强悍的牛头怪。对韩进而言,没有什么区别,刀光在不停挥洒着,深渊战士的生命也在成片消逝着,广阔的原野已被染成血河,突破第二道阻击线的艾斯诺利城的战士们正在追赶牛头怪,猛然间感受到一种让他们战栗不安的压力,抬起头,正看到了韩进往回穿梭的身影,看到那成片飞溅的血花,不由都呆住了。

太仓市中医医院
滨州市结核病医院
广东知名牛皮癣医院
包头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扬州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