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全球最大债市遭遇来自特朗普的巨大挑战

2020-02-15 17:44: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球最大债市遭遇来自特朗普的巨大挑战

内容摘要:  02月14日讯,唐纳德·特朗普 总统是一个人着迷于进口,却对出口无忧无虑的人。  自从参与竞选之后,特朗普就一直呼吁通过限制从诸如墨西哥和中国这样的地方进口廉价商品,同时用本国商品来替代的方式提振美国国内的产出。然而,对于出口国内产品---无论是福特探险者还是波音747到世界其他地方他都几乎不谈。  这是一种奇怪的...

02月14日讯

,唐纳德·特朗普 总统是一个人着迷于进口,却对出口无忧无虑的人。

自从参与竞选之后,特朗普就一直呼吁通过限制从诸如墨西哥和中国这样的地方进口廉价商品,同时用本国商品来替代的方式提振美国国内的产出。然而,对于出口国内产品---无论是福特探险者还是波音747到世界其他地方他都几乎不谈。

这是一种奇怪的想法,就像是通过关闭餐馆以鼓励人们在家做饭一样。令人不安的是,特朗普的进口替代方案正赶上全世界最大的债券市场—美国国债市场发生了“出口”变化。

债务无疑是美国最大的出口“产品”。美国国债不仅仅只是一个价值13.9万亿美元的市场,同时国债利率也是其他金融市场作为评判准则的“无风险”利率。美国国债市场的重要性用再夸张的言辞来形容都不为过。

然而,美国国债近几个月来却一直遭遇到海外买家的冷落,这一趋势因美国国内需求的增加而得到抵消。自六月份以来,美国国内投资者就以创纪录的速度购买长期政府债券,尽管近期数据显示日本买家也就是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者连续两个月减持美债。

美银美林利率战略家Carol Zhang 和 Shyam Rajan在上周写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对美债的需求已经从“全球性变成了地方性”,他们称这种变化是市场“最宏大的主题”。

这对市场重商主义者来说可谓佳音,但美国却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反对特朗普提议的用国内商品替代进口产品这一观点的人一直都反驳称这一战略是以牺牲经济长期的健康来推动短期发展,违背古典经济学理论的中心宗旨----比较优势原则,妨碍经济体享受专业化以及相应的低价带来的所有好处。

这一类似的逻辑同样适用于美国国债市场近期出现的变化。尽管美国国内的需求可以抵消海外投资者的抛售,但很可能会在长期让市场更加脆弱。

美国养老基金、银行和保险公司可以选择购买本国国债,但这是有限的,也有风险。欧元区债务危机时期这种风险就曾凸显出来,当时各欧盟成员国在海外投资者不再购买资产之后借助欧洲央行流动性机制出售了本国的债务。这一举措帮助他们度过了最严重的危机,不过这也带来了主权债务与银行债务之间的反馈回路(feedback loop)问题。

哈佛大学在读博士、英国央行客座研究员Paul Schmelzing近期再次对“反馈回路”问题进行了研究,他警告称,由于投资者被迫抛售手中持有的已经失去价值的资产,大幅抛售债券的情况可能会恶化。

当然,美国投资者是在一个微妙的时刻购买美国国债;债券市场30年的牛市已经终结的谣言尽管太过夸张,但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同。购买长期债券让投资者暴露在相当长期的风险之下这一事实意味着在美联储预计将加息的当下他们受到利率的影响更大。

特朗普的野心就在于用国内融资方式获得的预算来支撑经济增长计划。特朗普想要在加大财政刺激的同时削减税收---- 只有在美国能够发行并出售债务的情况下这种理想才会实现。很少有人会认为,海外投资者将完全停止购买美国国债,但海外投资者数量大幅减少理论上来说一定会给市场带来限制。

军海医院鄢军
北京市丰台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安顺治疗儿童癫痫哪里好
河源公立癫痫病医院
长沙知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