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六九一章 红色致死剂(四)

2019-10-12 19:41: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六九一章 红色致死剂(四)

驾驶室里的寂静被怒吼声打破的同时,警报灯闪烁起红光,蜂鸣器的声音轰响。感应图像中,那片逐渐变为暗红色的区域里面,伴随着一道白炽喷射状的温度带,突然之间便闪出一个鲜红色人形影子,随即温度感应图像直接变为一片白色,将其他所有颜色吞没。

轰然的闷响中,奥维利亚感觉到机体上有什么炸开,惊人的温度也在这时穿透过了驾驶室外的厚实保护层,传了进来。她立即拍下按钮的同时,眼角憋见了一旁的压力表盘上,数值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下降。

想象中的震动并未经由机体传到奥维利亚的脚下,却是她周身一片指示灯和警报器同时闪亮起来。战甲机体的图像被差分机控制着强制挤入到她的眼睛里,身躯右侧的两条机械臂,以及小半边肩膀变成了非常状态的红色,下面标缀着“破坏”与“着火”这两个警示的词语。

奥维利亚立即间歇性控制着那里蒸汽输送的开闭状态,在蒸汽将燃烧火焰冲灭后,才完全切断了机体右肩处所有的动力管路。

控制着战甲往后猛退两步,边上几盏探照灯也同时将光束打向前方。奥维利亚脱离开那片温度被严重干扰的区域时,左胸前的一块装甲板块移开了。下面不再是黑色的机体合金板,而是一块坚韧的防弹玻璃。后面闪烁着混杂的光芒,奥维利亚站在那里,身体上连接着很多粗细不一的传感设备,边长软固定着数块控制用操作板。失去了最为基本的探测机构,她这时也不得不靠着自己的眼睛来捕捉攻击目标了。

从根部被完全熔断的机械臂已经倒下了机体面前,上面粘稠的橘红色铁水燃起了冒出白烟的火焰,此刻还在顺着钢铁表面流淌。

根本没有去管是否还有人躺在那里,两枚火炮便锁定了刚才机械臂压下的位置,轰击过去。温度感应器这时重新工作,一道鲜红色的奔跑人影映射进奥维利亚的眼睛里。人影前进的路线前上,那里还有一个危险的热源,是一把插在地面的气动剑。十几条速射机枪枪管立刻跟随而上,瞄准了那把气动剑同时射击。泥土成了暴雨下的湖面,新鲜的泥土全部被翻了出来。

但卡西亚提前一步了气动剑的旁边,复数枪声响起的时候,夜色中有什么闪烁了一下,气动剑当即被提起来,在半空中绕行了一个轨迹,便被卡西亚牢牢抓在了手上。

只是速度已经变得很慢了,至少在奥维利亚的眼睛里,卡西亚现在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被捕捉得清清楚楚。

“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想要给叶捷琳拖延时间?”探照灯下,奥维利亚看着黑鳞上带满鲜血的卡西亚愤然吼出。几十只速射机枪指过去,弹道光幕轻松将卡西亚覆盖住。子弹被鳞片弹开,亮起一蓬蓬飞溅的火花。攻击唯一的作用只是再度减缓了点卡西亚的速度,想要击穿那具身体,火力上还差了很大一截。

火炮继续轰击,道路两侧亮起一团团爆炸火焰,泥土被轰上了半空中,落下“簌簌”打在了卡西亚和机体的身上。只是巨大的发射管炮口太过于明显,本来就是范围性杀伤武器,通过捕捉枪口位置计算出弹道提前规避爆炸范围,对卡西亚来说非常简单。

奔跑的速度在这时变得快了些,卡西亚一面绕着战甲机体,一面观察着叶捷琳和索塔冈那里。等到他们彻底消失子工厂的阴影下,便是他脱离这里的时候。

只是奥维利亚好像已经彻底没有继续追击叶捷琳的打算了。她停下没有实质性伤害的速射机枪,连同弹药量快要见底的火炮也在这时处于歇下的状态。冷却好的三角组合枪管重新升起的时候,右肩上那杆一直瞄准着工厂方向的重型狙击枪同时调转过来。

三发火炮此刻连续轰击而出,落在卡西亚正准备逃离的路线前方。重型狙击枪在差分机的控制下,恰到好处的把握好了这个时间,在卡西亚身体因为规避爆炸伤害而本能停顿在原地的那一刻,瞄准着他的脑袋。一枚手掌长的狙击子弹撕裂了枪口的锥形火焰,于空气中搅动出一道通明的弹道线。

下一刻,贯通的空气弹道在大片闪亮起来的火花中消失不见,奔跑中的卡西亚倒在地上,身体拖行了一两米远才停下来。几束探照灯立即汇聚过去,狙击枪上也同时推出一枚弹壳。奥维利亚半压下射击按钮,眼睛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到那枚狙击子弹停在了卡西亚的额前,尖利的弹头顶部的确击碎了额头上黑色鳞片,但并未贯穿那颗脑袋。

并不是头骨坚硬到了可以防御战甲上的适配重型狙击枪的子弹,灯光下,一条布满些许倒刺的“绳子”将狙击子弹一圈圈缠绕了起来。上面更为精致的鳞片在探照灯下反射出点点刺眼的寒冷光芒,如同冷色的月光。那是一条从卡西亚身体后方伸展而出的尾巴,子弹的大部分威力都被它抵消掉了

奥维利亚下意识便再度压下了发射按钮,狙击枪发出颤音。卡西亚的身体提前往一边移开半米多的距离,脑袋原来位置处的地面直接炸开,泥土飞溅的同时,那条尾巴在半空中舞动,拉出错乱的半透明空气轨迹,随即一道带着光亮的黑色流影切开了光束,摩擦空气发出沉闷的轰鸣。尾巴上缠绕住的子弹被抛掷了出去,在狙击子弹退出弹壳的时候,打在了那节长长的枪管上。

“叮!”枪管应声弯曲,奥维利亚其后的发射指令直接让枪管完全炸开了。脸色在周围指示灯的光线下显得更为阴沉。奥维利亚冷哼一声,战甲机体如同感知到了她此刻的心情,全面泄压的时候,各处都喷涌出来一道道蒸汽烟柱。

卡西亚没有理会,叶捷琳已经完全撤退,这里没有再让他停留下的理由了。三角组合枪管和探照灯这时跟着他的身影接近过来,他转身便以蛇形的路线飞奔向最近的工厂。

下一刻,一道“哐”的异响让卡西亚偏过脑袋。视线里,战甲此刻静立在原地,周围蒸汽缠绕,火炮发射管此刻收回了,那只机械手臂自然倒垂下去。同一时间,左机械腿上的几块装甲板块被人为脱离开了机体,弹飞在一边。原本被遮掩住的黝黑机身上,那里的合金板展开,一根直径四五十厘米粗细的圆柱体经由里面的抓臂探出完整形体,随即嵌进了那只倒垂而下的机械臂前端。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专家门诊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手术价格表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博士专家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路线查询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专家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