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械医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东窗事发

2020-01-25 11:47: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械医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东窗事发

热门推荐:、、、、、、、

听苏弘文这么一说欧阳语琴才想起来自己还没跟他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她伸手一派头道:“我爸知道咱们的事了,他要见你。”

这话就跟一道惊雷般在苏弘文耳边炸响,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震得他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苏弘文才用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道:“你刚说什么?你爸知道了?”

苏弘文女人多老丈人就多,夏凌雪他们的父母到还好,已经认命了,可欧阳语琴的父母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事,只是以为欧阳语琴跟安紫楠关系好,时常去找她,在一个欧阳语琴以住在家里离医院太远为理由从家里搬到了宿舍。

就这样她跟苏弘文的关系一直不被欧阳正华夫妻得知,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知道怎么的欧阳正华就知道了这事。

欧阳家虽然现在已经脱离了政坛,置身商界,但在华夏也是排得上号的豪门大族,他们家的掌上明珠跑去给苏弘文当小,这脸可都得太大了,等于把他们家按在地上有脚狠狠踩脸,不用想欧阳正华此时肯定是暴跳如雷,手里拎着菜刀晚上要把苏弘文切了送他进宫。

欧阳语琴满脸担忧的神色,听到苏弘文的话点点头,白皙的俏脸苦巴巴的,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弘文道:“这事怎么办啊?弘+文你可一定要想到办法。”

苏弘文此时是一脑门子的官司,他是心乱如麻,这事他一时半会真想不到办法。

欧阳语琴看他不说话几步走过去伸手拉住他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撒娇道:“你快点想想办法啊,快啊!”

如果让人看到在科里争强好胜、处处要强的欧阳大夫竟然会撒娇,估计眼珠子能蹬落一地,实在是形象反差太过巨大。

苏弘文仰起头看看欧阳语琴无奈道:“我自己作的孽。我自己偿吧。”说到这苏弘文拿出革命先辈就要英勇就义时的大义凛然道:“你爸什么时候见我?”

欧阳语琴看他这个样子立刻欢喜道:“你想到办法了?”

苏弘文苦着脸无奈道:“我那有办法,只能慷慨就义了,他老人家到底什么时候要见我?”

欧阳语琴赌气的撒开手没好气道:“今天晚上八点,聚义厅。”

苏弘文瞪大了双眼惊声道:“啥玩意?聚义厅?你爹要摆鸿门宴是怎么的?”

欧阳语琴一拍头,对苏弘文这个没见识的东西深表无语,有气无力道:“聚义厅是一家餐厅的名字。苏弘文同志好歹你也是安和医院这么大的院长,拜托您平时多出去应酬下,对京城的知名餐厅要有一定的了解,这样才附和你的身份,别一下班就回家围着你那些女人转,太没出息了吧?”

苏弘文拍拍自己的胸脯道:“吓死哥了,我一听那餐厅的名真以为你爹要给我摆一个鸿门宴。”说到这他放低声音道:“我下班不回家出去应酬你说我不顾家,现在这没事就回家你又说我没出息,女人真是麻烦。”

欧阳语琴杏眼一瞪道:“苏弘文你皮痒痒了吧。在给我说一遍。”

苏弘文赶紧讨好的笑道:“我没说什么,你回头跟你爸说一下我晚上准时到。”

欧阳语琴一听这话那还有心思跟苏弘文斗嘴玩,担忧道:“你去了跟他说什么啊?”

苏弘文呼出一口气眼睛看向欧阳语琴的平坦小腹,伸手轻轻摸了摸道:“还能说什么?跟你你爹说你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骨肉,他总不能拆散咱们让孩子从小就没父亲吧?他总不能让你把孩子打掉吧?”

欧阳语琴脸一红一把打开苏弘文的手道:“臭不要脸的,你想了半天就想出这么个馊主意?”

苏弘文哭丧这脸点点头道:“这主意电视剧里不停的普及,你们整天看电视剧,我也得陪着看。时间长了也就知道这主意了,虽然烂大街。但管用啊。”

欧阳语琴失落道:“也只能这样了,可我没怀啊,回头要是让我爸知道他非得把你给切了不可。”

苏弘文瞪大了双眼道:“啊?岳父大人这手段也太黄、太暴力了吧?还要切了我?那不得让你守活寡啊?”

欧阳语琴瞪了苏弘文一眼道:“去你的,你别想那乱七八糟的,先想想孩子的事吧。”

苏弘文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突然蹭的站起来一脸喜色道:“有了。”

欧阳语琴喜道:“你想到什么主意了。”

苏弘文拉着欧阳语琴就跑,一边跑一边道:“你跟我进来就知道了。”说到这他就把欧阳语琴拉进了办公室里的那个休息室。一减去就把门关上、反锁,然后把窗帘也给拉上了。

欧阳语琴不解道:“你要干什么?”

苏弘文脱掉身上的白大衣仍到地上,一把把欧阳语琴扑到床上,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道:“抓紧时间造人啊。”

欧阳语琴娇喘吁吁道:“别闹,这是在医院。现在又是白天,被人看到怎么办?”

苏弘文两只爪子这会正忙得不亦乐乎,嘴中满不在乎道:“门锁上了,窗帘拉上了,谁能看得到。”

欧阳语琴虽然跟苏弘文是老夫老妻了,可在这地方亲热她真是不适应,心里紧张得不行,生怕被人撞破了这丑事,可她越是紧张身体就越是敏感,紧张已经变成了刺激。

此时欧阳语琴身体已经软成了面条,迷迷糊糊中就被苏弘文拔成了一只小白羊,暴风雨马上就来劲了。

云收雨歇后欧阳语琴穿上衣服就慌里慌张的跑了,她是真怕被人看到,苏弘文却一点没有担心的样子,心满意得的坐在那里喝起了茶,可没多久他就为晚上的事犯愁了,他是真怕欧阳正华真一刀切了他送他进宫。

就在苏弘文犯愁的时候朱宏伟跟王半仙这俩货晃晃悠悠的进来了,哥俩也不跟苏弘文客气,一屁股坐下后就给自己倒茶。

苏弘文看这俩货跟鲸鱼吞水般喝着自己那上好的雨前龙井,心里是心疼得不行,他皱着眉头道:“你俩不用上班的吗?王半仙你大爷,这茶不能这么喝,你快点吧茶壶给我放下。”

王半仙很配合的把茶壶放下了,可里边的茶水全进了他的肚子,这货冲苏弘文憨厚一笑到:“在泡点,太少喝着不过瘾。”

苏弘文一拍头郁闷道:“你特么的是老天爷派来玩我的吧?我这点好茶全被你给糟蹋了。”

王半仙扣扣鼻子道:“看你那守财奴的德行吧,一点茶算什么?”

苏弘文实在是无语了,没好气道:“你俩不在科里待着跑我这干什么来了?”

朱宏伟搓搓手嘿嘿笑道:“我老婆你嫂子晚上跟科里的人出去吃饭不回家。”

王半仙学着这朱宏伟的样子道:“我老婆你弟妹晚上有应酬也不回家。”

苏弘文一拍大腿道:“她们不回家你俩找我来干什么?”

朱宏文跟王半仙互视一眼嘿嘿笑着异口同声道:“找你请我们吃大餐啊。”

苏弘文仰天长叹道:“你俩能不能要点脸?”

这俩货一块摇头在一次异口同声道:“不能。”

这时候沈松推门进来,一进来就笑道:“弘文你嫂子晚上有事不回家。”

苏弘文欲哭无泪道:“你们一个个能不能不要这样?”

沈松不解的看看苏弘文,然后又看了看王半仙跟朱宏伟道:“他怎么了?”

哥俩配合默契的在一次道:“我老婆也不回家。”

苏弘文伸手搓着头发道:“你们这是把我当地主老财了,没事就跑我这蹭饭来,今天就不能在惯着你们,我晚上有事,你们自己想饭折吧。”

王半仙撇着嘴道:“你能有什么事啊?你这人不乐意应酬,下班无非就是回家陪老婆孩子,我说你能有点出息不?大老爷们整天下班就往家跑有意思吗?”

苏弘文瞪着王半仙道:“谁特么的说老子下班要回家了,我是要出去。”

王半仙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懂了,准时你那个老丈人来了。”

苏弘文的心事被王半仙一语揭破脸色就是一黑,一把揪住王半仙的衣领道:“你怎么知道的?”

王半仙喊道:“放手,放手。”等苏弘文放手了他才道:“兄弟这么多年,你什么尿性我能不知道,说吧这次又是那个老丈人召见你啊?”

苏弘文垂头丧气道:“语琴他爸。”

王半仙一听这话蹭的站起来惊道:“什么?欧阳语琴她爹欧阳正华?”作为苏弘文的死党,王半仙几个人都是知道他家里那些事的。

苏弘文搓着头发道:“愁死我了,你们说这可咋办啊?”

王半仙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仍到桌子上道:“拿着吧,这是份子钱。”

朱宏伟跟沈松也都掏出一百块仍到了桌子上。

苏弘文看着三百块钱不解道:“你们给钱是几个意思?”

王半仙叹口气道:“你死了我们兄弟几个当然要随份子,兄弟我们会想念你的,来,来给苏院长三鞠躬,给他送行。”(未完待续……)R1292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在线挂号
溧水县中医院
江苏专治癫痫病医院
陕西治疗龟头炎费用
河北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