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陶瓷水晶和琉璃材质即哲学

2020-09-14 05:56: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陶瓷水晶和琉璃:材质即哲学 一种材质即是一种哲学,陶瓷里有一份稳健的人生;水晶闪烁着巴黎奢靡时期古董般的忧郁,犹如波德莱尔的“恶之花”;琉璃要的是境界...... 陶瓷、水晶和琉璃,代表着三种不同的材质,每一种材质喻意不同的人生。 陶瓷,它百看不厌,最为平民。一种特殊的土融烧到600摄氏度到800摄氏度,成了陶,再灼热下去,800摄氏度到1200摄氏度,成了瓷。唐朝的瓷器敦厚实用,民间最常用的一种是在陶胚上随意点上釉彩,只点了瓶口处或者上半部,让色彩沿着陶体的弧面自然地流下来,在流淌中烧制凝固。这些陶器充满着民间的活泼自由,并非是釉料的稀缺使得只涂了上半部,在那个丰盛的唐朝,人们这样做倒是有几分不愁衣食的淘气在里面,好比现在克里斯汀的新款夏装,故意露出拼接出的缝隙,并且边角毛糙着故意不折进去。 宋朝就不这么做了,瓷器全都细脚零丁起来,好像那些文人雅士们只倚仗一点点物质的地面,就可以闲云野鹤、高谈阔论起来。即便到了南宋的脊贫脊弱,釉彩匮缺,也会薄薄地涂遍全身,显示出一份完整的尊严。到了明清,瓷器就不那么好玩了,颜色有了尊贵与不尊贵之分,讲究了一个纯正的品位,就像有100年历史的贵族不会像近代的新贵那样在衣着上随意添加上色彩。然而青花瓷却是国人的最爱,景德镇特有的中国蓝,比起国外瓷器上各种各样的蓝独有一份内敛,它朴素到极点——白日青天,却也深沉到极点——青、蓝、紫,随着薄厚的变幻留下不同的朴素。 陶瓷里有一份稳健的人生,做粗粝容器的是它,束之高阁千金难求的也是它。它是东方式的能上能下,它含蓄,朴素无华,自有一份润泽。然而水晶,却永远都在追求众星捧月的璀璨。 法国水晶展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的时候,地上铺了吸光的地毯,布景是一块块明亮的镜子。美轮美奂的水晶器具、饰物和枝形吊灯,端正地摆在那里,都用了桔红色的羊皮手套托在手上,像是特意为你端出的珍品——法国人的调情和浪漫做到了极致。印象最深的是一席法国华宴的布置:桌上的所有物器都是水晶和纯银,处处绽放着雪白色的光芒,原色的钢筋搭了个架子,上面吊了让你马上就能想到皇家舞会的堂皇吊灯。然而意外的是,餐桌上布满了蛛丝,仿佛它是遥远年代人们的一次华宴被神奇地封存到了现在。站在它周围,总令你不禁四处张望,寻找那些盛装的绅士淑女是不是就在周围。那些玻璃丝做的蛛丝,同样闪烁着细密的光芒,也闪烁了昔日的一派辉煌。如今名门的王子公爵、名门闺秀已不知哪里去了,水晶被银勺柄发暗的铁灰色蒙上了一层暗淡,像将至凌晨的沙龙女主人的妆容,脸上的残妆和疲惫的神态,使优雅而高贵的女主人多了一份楚楚可人的凄艳。 水晶便是这样的,它红尘不老,像衰败的豪门留给后人的传奇故事。据说展览上的水晶藏品,原先的主人是法国最后一代的贵族。法国大革命后,接着战争的蹂躏,原本的贵族随着路易上了断头台而流亡在外,四分五裂的家产再也聚拢不起来,只留下了一个贵族的姓氏。 水晶是路易十四的奢华年代的贵族标志,在时空中它远不像钻石那般刚强和不可言败。它浓缩了欧洲奢华时期的璀璨,每一粒水晶身后都有一个凄艳的魅影,风姿不减地流传在沙龙的谈资里。每一粒水晶背后都有一个荣耀的姓氏,尊贵上好几个世纪。 琉璃要的却是一分境界,一份自在、自足,混沌而澄明的境界。 琉璃没有水晶那么贵重,然而却比陶瓷烧制的工艺要求复杂得多。琉璃是一种独特的质地,它半透明,有色彩在其间萦绕,那是矿物质化合物在100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中奔涌升腾的定格。琉璃的色彩捉摸不定,变幻无常,甚至达到了似有似无的境地。欣赏琉璃,因为它澄明而又华光异彩,宁静而又变化无常。 电视上曾播放过杨惠珊琉璃工坊的纪录片,在熔炉中先把一尊洁白的观音像放进去,一位工作人员把灼热的液态玻璃注入模子里面,直到完全覆没了观音像。看上去,一缸橙红色流变着色彩,像西天的云蒸霞蔚。数个小时后,玻璃冷却了,他们把模子拿出来,大家双手合十,默念一会儿,大概是对佛祖的尊重吧,然后沉着地打开模子,一尊洁白无瑕的观音像被凝结在一块长方形的透明的玻璃中,间或有几粒无规则的泡泡,像是宇宙的呼吸。 自古以来,琉璃就不作为实用品,它最早用来装饰和陪葬,古印度用它来在盛放佛祖涅槃的舍利。什么东西能成为佛祖圆寂后用来封存留在物质世间的唯一遗物?无非是此岸的一个念想,一个迈进彼岸时世间达到的最高成就。《药师琉璃光本愿经》上说:“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琉璃是一种境界。 杨惠珊的琉璃有一份禅意,一份境界的美好。台湾另一位醉心于琉璃工艺的先生——王侠军,他的琉璃艺术,却是一分佛家的入世精神,积极、刚正,于险峻之处却自有一番云淡风轻。 王侠军曾经这样描述琉璃的成形:“七八百度的玻璃,柔软而沉重地移动;它缓慢地流动,让玻璃有了深刻细腻的特质,走走停停,它带出了所有庄重、典雅的深沉记忆......它一方面可以探索历史细节,沉淀文化的甜美,一方面也可以记载生命的曲折、丈量心胸的尺度,虽然慢,但精准而结实地冷却出隽永的光芒。” 琉璃的美,正于一种境界,它既给精神无穷的想象,也像一面镜子一样折射着人的精神。
天津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天津白癜风医院电话
天津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天津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