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刘军洛谁在掠夺我们的财富编制

2020-11-19 11:0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军洛:谁在掠夺我们的财富

人物简介   刘军洛,民间经济学者。2010年起,前后出版多部谈论经济热门的着作,以尖锐的观点畅销一时。其着作中介绍他是红军烈士刘伯坚之孙,但避谈身世。   刘军洛被称为民间经济学者,他思维带着跳跃性,常有惊人之语。有人称他为 “新中国第一批股民”、“最早的股票大户”。他的经历被描写为:上世纪90年代的一次失败的投资让他人生跌入谷底,“从此阔别财富和人群,乃至一度蜗居在上海的危楼里”。还有,他曾和收养的几百只流浪猫生活在一起,靠炒期货艰苦度日,等等。这些都更像对一名生活曲折的艺术家的描述。刘军洛谈到人生经历的起伏时说:“跌到人生的谷底是一件好事情,一个人只有认识人性和包容人性,才可能完整。”他的文章富于感性色采,充满了让人热血沸腾的论断和批评。   但无论如何,刘军洛现在“火”了。他的多部着作,包括《被绑架的中国经济》、《中国经济大萧条还有多远》、《行将来临的第三次世界大萧条》等已经出版,最新的一部是《被洗劫的中国财富》。这些书在夸张的标题背后,道出了各种各样的经济“预言”,其中有些相当准确,为他赢得不少“粉丝”。更多人读出的则是民间对国家经济、对财富和命运的一种深深的焦虑。   预言房地产崩盘,人民币大跌   中国的楼市和股市,是让民众最感到痛苦的两个事物,吸走了无数人的金钱和希望。刘军洛解读出的,是楼市、股市波动背后的“金融之战”。   2007年6月,刘军洛提出一个观点:2008年将是“中美金融之战”的开始,两国的博弈,将造成当年年底中国股市暴跌到2000点以下,楼市疯狂上涨。当时,股市还在4五千点的高位,而楼市颇不景气,很多人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但其后的开来一辆面包车自称酒后驾驶情况确切如他所说。不过,很多人至今还没弄清其中的道理。   “美国经济能非常自若地控制全球资本的流动方向。当时中美两国中央银行采取的都是中性政策,但美国是财政宽松政策,中国则是财政紧缩。这致使中国股市暴跌,楼市大涨,物价猛涨。”刘军洛说。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变化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那几年中国股市能够保持在4五千点的水平,中国中产阶层就会提高消费支出,减少储蓄。但那几年房价疯狂上涨,必然致使中产阶层拼命节约消费支出,增加储蓄,以购买必不可少的房子。在世界范围内,越高的储蓄率就等于越低的债券收益率。中国的高储蓄率致使美国国债低收益率,也就是美国政府借钱的成本几近为零。”刘军洛认为,正是靠着这个关键因素,美国经济得以逐步摆脱萧条,股市更屡创新高。“终究,中国人用高储蓄率解救了美国经济。”   刘军洛认为,这场“金融之战”还在发展。他的言辞依旧夸张:“未来会经历中国房地产大崩盘,人民币汇率大跌,美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爆炸性地上涨。”有人说他的观点是“经济民粹主义”,他仿佛也不在乎一些经济学家的嘲讽。“2001年,我上书中央,提出在那个时候中国外汇储备不应当用美元,由于美元正要暴跌。中国应该以原油等作为外汇储备。当时,全球原油价格是16美元,我被国内经济学家们嘲笑为‘疯子’。2001年,我们的外汇储备是2200亿美元,可储备137亿桶原油。现在,我们外汇储备是3.4万亿美元,可储备340亿桶原油。我们名义的外汇储备增长近16倍,换成原油储备才增长2.5倍。财富差价是谁取得了?更悲痛的是,美国经济正进入新的能源革命时期,欧洲和日本则正陷入超级老龄化和超级债务危机时期。今天美元已在历史低位,美元将暴涨,我们却大量抛售美元,持有垃圾货币欧元和日元。”   利益集团造成了财富缩水   刘军洛关注的另一个热门是“财富缩水”。近年来,由于实体经济不景气、中高收入岗位工资停滞不前、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等问题,曾经风光无限的都市白领们很大一部分沦为“文化民工”。市民阶层和中等收入者纷纷发出疑问:我们的财富是在缩水吗?   而刘军洛把问题的根源指向利益集团。在他看来,中国存在着巨大与可怕的资源配置毛病,必定产生一个“垄断一切的私人利益集团”。这个团体“用零成本收购国有资产,垄断中国资源”。在国际上,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美国,遭遇了2010年欧债危机的德国,以及蓄意制造“钓鱼岛事件”的日本,为摆脱各自深陷的经济困境,也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它们通过美元国债、欧元国债、日元贬值等金融战手段,推高中国房价、摧垮中国股市,意图控制和洗劫中国财富。   环球人物杂志:什么样的财富分配体系适合中国国情?   刘军洛:在谈财富分配之前,要了解中国拥有的真正财富。中国的人口红利和资源红利在今天的世界上是屈指可数的。美国进入页岩气能源革命时代,页岩气储备可以确保美国能源供应100年没有问题,而中国页岩气的储备不低于美国。中国的人口红利也很大,每年毕业的工程类大学生超过日本10倍。   在财富充足的同时,分配的第一步,应该是消灭权利寻租空间。当中下层人士能通过干干净净的自我奋斗,大量进入社会核心层时,这个社会就离合理的财富分配体系很近了。   环球人物杂志:多年来充当世界工厂,是不是抑制了中国中上层就业岗位的增长?   刘军洛:中国充当世界工厂,并非抑制中上层就业岗位增长的因素。日本和德国的经济发展历史,充分说明充当世界工厂实际是创造了大量的中上层就业岗位。但1997到2002年在一轮10次的喂养结束后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人为制造了中国经济的超级大紧缩,且在这个环境中推进了前所未有的私有化改革,大量利益集团在那个时候构成了垄断地位,致使中上层就业岗位严重不足。   环球人物杂志:你在书中提到中国人的创造力被压抑,知识阶层缺乏对利润的分配权,这类压抑来自那些方面?   刘军洛:中国人创造力被压制,很重要的缘由是利益集团对各种资源具有绝对的控制力。大量知识阶层心甘情愿参与到利益集团的财富盛宴中。2000年,中国有位经济学者曾说,那时的中国股市是个“大赌场”。股市当时从2000点暴跌到900点。最终的事实是,大量中国中产阶级的未来财富机会被利益集团“零成本”地私有化了。国内的经济学家是不懂经济,还是在和利益集团分赃?   环球人物杂志:经济转型能否改变“甚么都涨,只有工资不涨”的局面?有什么改变的好办法吗?   刘军洛:中国经济转型关键是“有效地消灭利益集团”。要改变“什么都涨,只有工资不涨”的局面,也要首先对利益集团“开刀”。在这方面,可以参考美国的历史经验。20世纪30年代,美国贪婪的利益集团,造成美国社会高达30%的失业率。1933年,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第一件事就是向美国的利益集团“开刀”。此后,美国社会开始出现大量真正富裕的中产阶级。   最大信仰是社会公平   环球人物杂志:人生如股市,有巅峰有谷底,有赚有赔,你认为自己是赢家还是输家?   刘军洛:人生的确如股市。所以,终究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只是某一个时间段有赢家和输家的区分。由于,把时间拉长,常常是赢家实际是输家,输家实际是赢家。   环球人物杂志:中美都有草根和精英之争,你认为自己属于那一边?   刘军洛:中国的“草根和精英”和美国的“草根和精英”是截然不同的。美国的精英是国家主义者,中国的精英是家族主义者;美国的草根反对国家主义者,中国的草根支持国家主义者。但我不认同国家主义者和家族主义者。我比较认同社会的气力应当来自于大量富裕的中产阶级。   环球人物杂志:你是否觉得自己在替老百姓说话?   刘军洛:我没有替老百姓说话。我是个弄经济研究的人,只是把我的研究和大家沟通。我只是讲讲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不要“吃里爬外”。   环球人物杂志:你的弱点和优势是什么?最大的经济信仰又是什么?   刘军洛:我的弱点是比许多人看得远,优势也是比许多人看得远。我希望将来中产阶级和底层人士能通过公平竞争获得成功。

责编:传媒

虫咬性皮炎起的脓包能挑破吗
TX品牌
手上的湿疹都抓破了怎么办
TX振东
分享到: